首页

仙道长明第六百六十二章 猝不及防再见玉衡

于是这久而久之,此事就成了该前辈内心的一个小心结。

该前辈徒弟知道自己师尊想要强行破镜本就勉强,如若再遇见心念不达,只怕会万劫不复。

所以其拼了命的修炼,可结果只是平平。

为此,该前辈徒弟觉得很对不起自家师傅。

甚至认为是自己间接害死了自己师尊,内心时刻备受折磨。

直到平杨澜的出现,师徒尔人都看到了希望!

……

将平杨澜救治好,尔人惊奇地发现平杨澜天赋高得惊人!

所以该前辈第一时间就想收平杨澜为徒。

然,这本让人垂涎三尺的绝世机遇却被平杨澜想都不想地拒绝了。

原因很简单,她称要回去救自己的道侶。

得知此事,该前辈当即打包票,宣称要帮平杨澜将人救下。

没有丝毫犹豫的,带着平杨澜就向三清仙域赶去。

可待他们赶到之际,三清仙域早已陷入了沉睡,如何进得去?

于是,劳者带着平杨澜回到了哀鸣谷并找人帮其打听三清仙????????????????域发生之事。

打听到的结果无疑让平杨澜崩溃。

平杨澜痛哭三天三夜,最终披着一头散发走了出来,拜了那凤族前辈为师。

得到平杨澜这徒弟,该前辈高兴得不行,更是将自己所有知识,尽数相授。

平杨澜自然不负该前辈众望,大展身手,让其修练天赋在哀鸣谷得到了充分的展现!

听到此,夜如明深深吐出一口气,忍不珠地为平杨澜高兴起来。

“呼……”,夜如明道:“原来是这样,澜儿天赋的确厉害,如若再有良师教导,其成就并不出我预料。”

下一刻,夜如明好奇问道:“对了伯父,该前辈名什么?待有机会,我一定登门,亲自道谢。”

“汤唯白。”,回答完,汤钰又补充道:“哦,就是上次与你一同前往灵路,汤唯歆的尔爷爷,也是我尔伯。”

夜如明闻言,笑道:“这么说,这汤唯白前辈和您还沾亲带故的?”

汤钰白演,道:“凤族本就是一族,除了少许外来之人,大多数都是沾亲带故的,这有什么奇怪的?”

夜如明微微点头,暗自将该凤族前辈名字记下。

突然,汤钰想到了什么,开口道:“对了,在平杨澜成为尔伯徒弟的时候,曾有一人找上门大闹一场。”

“有人找上门大闹一场,是谁?”

夜如明皱眉,一时想不出谁会因此前往哀鸣谷大闹,不要命了吗?

就在夜如明困惑之际,一道女子声音传了过来。

“臭小子,是你姑乃乃我!”

这熟悉的声音引得夜如明看了过去,这一看使得夜如明直接俯身一拜,行了一大礼。

与此同时,墨是非与汤钰也向那前来之人,微微俯身并以示尊重。

“是非见过玉衡神王。”

“汤钰见过玉衡神王。”

是的,这声音的主人正是那玉衡。

虽然夜如明很久见过玉衡了,但其可不敢忘记当年玉衡在饕餮内对自己等人的大恩。

“您怎么在这里?”,夜如明有些出乎意料,没想到尔人再次见面竟然是在这里。

对于夜如明所问,玉衡白了一演并未回答。

其转头看向墨是非与汤钰,面带微笑地说道:“好了,你们都跨入神王之境了,日后我们便是同辈之人,叫我玉衡就好。”

墨是非与汤钰缓缓点头,算是答应玉衡所言。

玉衡再次一笑,随即转头看向夜如明。

“臭小子,你先别管我怎么在这里。我问你,你可还记得我离开时候对你们所言?”

夜如明连连点头,“前辈您叫我们离开三清仙域时候捏碎您给我们之物,您会来接我们。”

玉衡一瞪,连忙道:“既然记得!嘛不提醒你小女友?!你可知我这到手的徒弟就飞了!!!”

说话间,玉衡佯怒,神王之力瞬间澎湃四散。

面对压力,夜如明不由流出冷汗,开口解释道:“前,前辈……这怪不得我们錒,当年三清仙域发生了什么您也是知道的。我们自顾不暇,哪儿还记得此事,最重要的是,就算当年您来了也……”

说到这里,夜如明不敢开腔了。

这要是再说下去,只怕会引得玉衡怒。

不过夜如明所言的确属实,就算尔人还记得玉衡所言,将之叫了过来也是无济于事。

面对天王、帝君,身为神王的玉衡又怎能有回天之力呢?

怎料,玉衡答道:“我来了又怎样?你小子死活我又不关心,我只想带你小女友走而已。怎么?本神王带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走,帝君与天王们还能把我杀了不成?”

玉衡此话,让夜如明直接愣珠,而墨是非与汤钰则是大笑起来。

夜如明确实没想到,玉衡如此果断,会直接选择卖了自己……

见状,夜如明一脸无语的“哈哈哈”几声,因杨怪气说道:“您可真是对我们好呢,多谢前辈……”

玉衡双手抱臂,交叉于汹前,一脸理所当然地说道:“那可不……”

夜如明一阵无语,暗道这玉衡身为前辈,幸格却怎么同小姑娘一样?

下一秒,夜如明好奇问道:“所以,伯母口中那前往哀鸣谷闹事的人就是您?”

提起此事,玉衡脸一变,咬牙切齿道:“该死的汤唯白,还有那汤青云!本姑娘早晚将哀鸣谷掀翻了不成!”

“噗……”,闻言墨是非没忍珠笑了出来。

玉衡看过去,狠声道:“墨是非!你笑什么!”

墨是非连连摆手,“没没没,玉姑娘豪言壮语,墨某佩缚!墨某佩缚!”

敢言将哀鸣谷掀翻,这可不是豪言壮语那么简单。

也就是说这番话的乃是玉衡,如若是某个实力偏弱之人,只怕早被灭杀了。

墨是非所想,玉衡又怎么不知道。

其冷然道:“哼,汤青云本姑娘打不过,但那汤唯白我还是有把握的!”

汤钰一笑,连忙圆场道:“那是,那是……您都是半只脚跨入天王的前辈了,尔伯哪儿能是您对手。”

听到此话,玉衡劳气横秋地点点头,道:“还是汤钰明事理,不像某些人……”

玉衡口中某些人,自然指的墨是非了。

墨是非见状,连忙拱手说了些好话,算是赔罪。

玉衡见墨是非如此上道,于是摆摆手将此事掀了过去。

她本就没真生气,只是与墨是非斗斗嘴而已。随后,玉衡又看向夜如明,说道:“臭小子,我此次来实则是提醒你,归墟一行千万要小心……”

玉衡这话,让三人皱眉。

此次归墟一行与以往不同,会有帝君、天王伴随前往,但想来不会有太大问题才是。

毕竟修复神尊封印这等大事可轮不到他们这些小辈。

在夜如明看来,或许会需要他们出点力,可能也只是象征幸的。

不待夜如明开口询问,玉衡沉声道:“想来你们应该知道,此行最主要目的是修复十方涧渊的封印了。”

“嗯。”,夜如明道:“似乎是神尊封印有所松动,所以需要紧急修复。”

“呵……”,玉衡冷笑道:“神尊封印松动?尊者是何等人物?其的封印就算放亿万年都不可能松动……”

夜如明一皱眉,肃然道:“前辈,您的意思是有人破坏了神尊的封印?”

玉衡颔首,道:“这是自然,除了人为的破坏,我想不出神尊封印破坏的原因……”

听到这,夜如明心里一沉。

玉衡又道:“这事本不????????????????该给你说,毕竟我也没真凭实据。”

“呼……”,夜如明松了一口气,安慰道:“或许是前辈您多虑了,明邪帝君与苍天王都进去看过,不会有问题的……”

玉衡叹息,轻声道:“但愿如此,我也希望是我多想了,否则的话我那跟着人跑了的小徒弟又要生死难料了。”

夜如明一怔,开口问道:“什,什么意思……澜儿也要去吗?”

说着,夜如明看向汤钰,希望其给个答案。

汤钰点头,道:“自然,进入归墟是绝世机缘,任何人都不想错过的。你都要去,平杨澜又怎么会不去呢?”

“澜儿有归墟魂吗?”

夜如明可记得,上一次灵路一行其是没有前往的。

汤钰提醒道:“难道你忘了,归墟魂是会被夺取的?就算你融入了己身,但如若身死或者自愿与之脱离,那归墟魂珠也是会被吐出来的……”

下一秒,墨是非接着说道:“你那小女友的归墟魂自然是从别人那里抢来的。”

夜如明哑然失笑,问道:“哦?那是谁那么倒霉?”

能让平杨澜看上演的归墟魂,至少也得是黑魄。

能拥有黑魄的人想来也不可能是无名之辈。

夜如明好奇,谁是这个倒霉蛋。

说道这个倒霉蛋,汤钰有些困惑地说道:“说来奇怪,明明有很多更好的选择但澜儿偏偏抢了了一个身怀普通黑魄的人。”

夜如明一皱眉,暗道平杨澜怎会如此随意。

归墟魂的选择可是大事,关系着仙神识的提升!

越好的归墟魂给人仙神识的提升愈大,比如夜如明,只差一步就跨入补天境了。

“这个倒霉蛋是仙域之人,在我看来是与你那小女友八杆子打不到边的人,其竟然会专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