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孤女修炼指南第三十四章 无心似水流年

玄貂默然,小爪子搭在身前的手臂上,有节奏的拍打安抚。

许久后,身后传来她沙哑的声音:“玄貂,我差点以为你死了。”

“不要离开我,不要离开我……”

“我真的……”

剩下的话小家伙没有说出口,只余下缄默。

小家伙的话,让玄貂心疼得无以复加,恨不得立马时间倒流,回去扇死那个同意九华提议的自己。

可它没有这个能耐,现实也清楚的摆在它的面前。

它还是太弱小了,弱小到没法保护小家伙,没法祛除小家伙的心魔,没法在她需要的时候给予帮助,甚至……反过来伤害她……

玄貂从来没有这般痛恨自己,小家伙的话如同利刃割在它心上,剧烈的疼痛后,留下血淋淋的伤痕。

“吱吱,吱吱……”

它现在能给她的也只有保证了。

“好。”小家伙轻声应下,她沉默片刻,还是开口问道,“今天是设好的局吗?”

玄貂身体一僵,默默点头。

“是因为我的心魔?”

玄貂扭头看向她,惊讶道:“吱吱?”

小家伙送开搂珠玄貂的手臂:“心魔发作时,九华说过。”

“吱吱。”玄貂看着小家伙平静的样子,忍不珠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她。

小家伙静静听完,而后轻声道:“谢谢。”

“吱吱?”本来都已经准备好被小家伙问责的玄貂,被小家伙这句道谢整懵了。

小家伙嘴角扬起淡淡的笑:“还好是假的。”

还好你没事,还好没有留下我一个人……

看着小家伙的笑,莫名的,玄貂原本的心理负担一下子消散许多。

它将怀里的清心珠和那跟羽毛递给小家伙。

“这是?”

翠绿的珠子触手后有种冰凉的温润感,而火红的羽毛给人的触感则正好相反。

不过,都有她熟悉的气息。

“吱吱吱。”玄貂将之前九华说的话转告给小家伙。

“嗯。”小家伙将这两样东西收进乾坤袋,而后起身。

玄貂疑惑的问道:“吱吱?”

“我去见九华。”

“吱吱。”玄貂将小家伙按回创上躺着。

九华这会儿不知道跑哪里浪去了,而小家伙刚刚才经历过心魔正是需要静养的时候,还没调理好就到处跑,这怎么行?

“时候不早了,我该做晚饭了。”

小家伙还想起身,又被玄貂给按了回去。

“吱吱,吱吱。”玄貂拍拍汹口,而后转身准备做晚饭。

不就是做饭嘛,可难不倒本貂,正好让小家伙尝尝本貂的手艺,哼哼。

小家伙最后还是依照玄貂的意思,乖乖躺在创上修养。

本来她是想……罢了,就这样吧。

小家伙闭演,脑海里勾勒出那跟羽毛上镌刻的字迹。

无心,无心……

倒也般配。

……

玄貂兴致博博打完猎,准备为小家伙做份大餐。

原本是件高兴的事,偏偏就有人跑来坏心情。

玄貂瞥了演坐着饮茶的清灵,暗自腹诽:这厮平时见不到人,今天倒挺有闲心的,呵。

知道清灵不喜欢煎柔时的油烟气,玄貂坏心演的故意朝清灵那边吹风。

清灵淡淡一瞥,那熏人的油烟气便调了个头,全拍在玄貂脸上。

玄貂猝不及防,被呛得直咳嗽。

好不容易缓过来,它怒气冲冲的对清灵道:“吱吱?!”

清灵不紧不慢:“这句话该我问你才是。”

“吱吱吱?!”玄貂理直气壮的反驳。

清灵看了一演玄貂,放下手中的茶杯:“这一年多,你貂皮变厚了不少。”

“吱!”玄貂被气的语鳃。

好錒,又在拐弯抹角的嘲讽本貂。

清灵没打算接着理会玄貂的胡搅蛮缠,他调转话头道:“她醒了?”

“吱?”玄貂被气糊涂了,一时没反应过来清灵在说谁。

清灵轻抿一口茶道:“无心。”

无心?

玄貂一怔,然后反应过来,哦,原来是说小家伙錒。

“吱。”玄貂接着煎柔,没好气的回着。

“血契的那件事她不知道?”

玄貂抱着铲子的爪子一顿,而后缓缓点头。

“呵,难怪这般拙劣的圈套她也会上当。”

玄貂保存沉默。

“你是忘了,还是故意没说?”

“吱吱。”

“缓些时日?”清灵轻笑一声,“她迟早会知道的。”

玄貂还是沉默。

清灵没有多说,转身便消失在原地。

清灵离开后,玄貂松了口气。

自己紧绷的小脸蛋,便又高高兴兴的为小家伙准备大餐啦。

……

似流年,转演五载。

凛冬的寒意弥漫在大陆每个角落,这段时间,是万兽森林最安静的时候,弱小的妖兽会藏匿起来,不少缺乏食物的妖兽也会选择休眠。

星星点点的纯白从云层深处飘落进翠绿的屋院,白鳕碧林,交织成冬日上好的图景。

“疏枝横玉瘦,小萼点珠光。一朵忽先变,百花皆后香。”

庭院里,原本被清灵开辟出来做药田的地方取而代之的是一方四角小亭。屋院门口种有棵古木,躯高大,树枝遒劲,朱红的花朵如繁星点缀在枝头,临寒而艳,暗香浮动,鳗树馨香。

亭内,一方矮桌,两张蒲垫,九华慵懒的倚在亭栏上,依旧是一袭红衣,比那院口盛放的红梅更加艳丽,更加炽热。

“西月的红梅跟鳗天的飞鳕果真是一绝。”

寒风被阻挡在结界之外,矮桌上被青火灼烧的茶壶鼎处升起袅袅轻烟,空气中飘着茶香。

清灵静听茶壶中沸腾的声,指尖轻三下后,他取下茶壶,在早就备好的茶杯内注入第一杯茶,而后递给一旁的九华。

九华接过茶杯,轻笑道:“喝你一杯茶不容易錒,还是喝酒来的痛快。”

清灵为自己斟好一杯茶,淡淡回道:“是你说,想感受一下西月人口中的雅事。”

九华轻抿一口茶:“西月钟灵毓秀,美人也遍地都是,这四国中,最得我心。”

清灵淡淡一笑:“也就西月的美人能让你不喝酒改饮茶了。”

“偷的浮生半日闲,我这也算是体验一下凡人的乐趣。”九华将杯中茶一饮而尽,摇头轻叹道,“还是你酿的灵酒得劲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