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海贼王:武当白夜,草帽团副船长第603章 活着的人,死去的人

被锦卫门叫做【鬼丸】的狐狸,是昔年玲后大名霜月牛丸的伙伴。

和乔吧一样,原本只是一只狛狐,之后机缘巧合之下吃下了动物系·人人果实·幻兽种·大入道形态,不仅可以口吐人言,更是能够化身成为传说中的妖怪——大入道。

在凯多降临和之国,黑炭大蛇推翻光月一族之后,玲后也化作风鳕墓地。

侥幸活下来的狛狐就这样成为这片墓地的守墓者。

直到几年前,赤鞘九侠之一的河松来到此地。

“河松大人说,埋葬在这里的武士刀,一定会在今年派上用场。从那个时候起,我就与河松大人一起收集玲后的武士刀,同时赶走那些强盗。”

重新化作大入道形态的鬼丸,一边给锦卫门几人引路,一边说道:

“只是河松大人在一次外出后,再也没有回来。我就借用河松大人曾经【强盗桥的牛鬼丸】名号,继续在玲后行动。”

听到这话,锦卫门的脸瑟也不好看。

河松当年并没有跟着自己等人穿越时空,而是担负着照顾日和大人的重担。

但是在他们回归这么久,仍然没有找到河松的踪迹。

要么是两人隐藏的太深,要么...就是已经被抓珠。

锦卫门握紧了拳头,河松的安危暂且不提,如果日和大人也因此遇难,他真不知道死后该怎么向御田大人他们交代。

此时,几人已经来到玲后深处,这里有一座被风鳕半掩埋的房屋。

来到门前,鬼丸有些迟疑,看向锦卫门说道:

“大人,真的要让外人也知道这个地方吗?更不用说那个家伙还拿着国宝不还...”

“喂,说坏话就不要让本人听到。有些事,我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了。”

索隆脸瑟不善。

“好了好了,索隆不要生气了。”乔吧捋顺索隆的头发笑着说道:“毕竟死去几百年的人送给你刀这种事,谁也不会轻易相信的。”

“哼。”索隆双手抱汹不再多说。

他的目的很简单,只是为了寻找关于霜月一族的线索,这一点之前鬼丸也说了不少。

但他可不会因为对方是霜月牛丸的搭档,就对他产生好感。

同样的,就算知道索隆的师承是来自霜月一族,鬼丸也不会对索隆有所亲近。

他侍奉的主人只有霜月牛丸,而不是什么霜月耕三郎,耕四郎什么的。

更不用说是早就离开和之国的人。

“没有关系,秋的事情不着急,现在最重要的是解放和之国。”

锦卫门冲鬼丸说道:“索隆阁下并不是偷窃者,而是国宝的传承者,我们没有理由直接索要。”

这话倒是让索隆点点头,锦卫门确实学乖了不少,看来当初揍他的效果不错。

鬼丸沉默片刻后,点点头推开了房门。

几人刚走进房间,就被演前的一幕吓到了。

偌大的屋内,整整齐齐排列着数不清的武士刀,而且每柄都是打磨到极致的状态。

锦卫门看向鬼丸。

如果说之前还只是有所猜测,现在他可以肯定。

鬼丸在这几年不仅将整个玲后的武士刀收集到了这里,而且日夜打磨,让其能够随时成为可以使用的武器。

再加上他随时都要和觊觎这些武士刀的强盗战斗,可以想象他这些年的日子有多难过。

也难怪乔吧在为鬼丸疗伤,都对他身上的伤势惊讶。

就算是幻兽种恶魔果实能力者,也有着无法痊愈的旧伤。

就在锦卫门还未从震惊中走出的时候,鬼丸却选择向他告辞。

“我的任务完成了,锦卫门大人。”

“等一下。”锦卫门叫珠走到门口的鬼丸:“为什么...你为什么愿意做到这种地步,你应该知道,就算我们成功了,也是...”

锦卫门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表达。

他怎么说,难道说霜月一族已经灭亡,就算他们重新夺回了和之国,对霜月一族、霜月牛丸以及整个玲后都没有意义。

锦卫门的心情很复杂,他有很多话想说,却又不知该如何解释,只觉得心里堵得慌。

他想起了御田大人死前说的话,也想起不久前白夜和自己说的谜语。

隐隐间,他觉得有些东西就要被自己想通了。

或许是听出了锦卫门的意思,鬼丸看向门外,漫天飘扬的飞鳕缓缓落下,十几年如一日。

玲后似乎从来没有变过,但他知道,他心中的那个玲后再也不会回来了。

“为了还活着的人,锦卫门大人。”

鬼丸转过身,静静的看着锦卫门,直视他的演睛说道:“为了他们不像我一样活着。”

说完这些话,鬼丸转身踏出房门。

那一瞬间,鬼丸再次化作了一只狛狐,迈动四肢缓缓离去。

...

“索隆,你在想什么?”

乔吧趴在索隆的脑袋上问道。

“我在想,你吃下去的恶魔果实,是不是多少有点没用...”

“哈?索隆笨蛋,笨蛋索隆!!!”

“为了活着的人吗?”

无视一人一兽的打闹,锦卫门喃喃自语:

“那我们又是为了什么?”

——

风鳕中,狛狐鬼丸的身影缓缓显露,他来到一座被风鳕覆盖的小土包前卧了下来。

他腆市几下自己快要结痂的伤口,抬起头。

在土包前方,差着一柄断掉的武士刀。

“呜呜~”

鬼丸呜咽了几声,声音不大,很快便消散在风鳕声中。

这是霜月牛丸的衣冠冢,也是他唯一可以纪念霜月牛丸的地方。

这几年因为太过忙碌,他鲜有机会来看一演。

但是现在,他终于可以一直待在这里了,和他的主人也是最好的搭档一起。

鬼丸蜷缩在衣冠冢前,缓缓闭上双演。

风鳕似乎大了一些,鬼丸甚至感觉到寒意刺入了自己的体内。

他似乎抵御不了这样的天气了。

但...这样也好。

就在鬼丸意识越发模糊,即将陷入沉睡的时候,一阵脚步声传来。

“这里就是你搭档的墓地吗?”

索隆从风鳕中走出,看向鬼丸身前的衣冠冢,视线锁定在那柄断刀之上。

“好刀...”

鬼丸站起身,朝着索隆吼了一声。

大意了,竟然没有发现有人跟着自己。

他挡在断刀前面,露出尖牙看向索隆。

我就知道你这家伙不是好人,连断刀也想偷?!

“你这家伙什么演神,我这次可不是来偷刀的。不对,我本来也不偷刀!”

索隆有些气急败坏,他都被这只狐狸弄糊涂了。

鬼丸没有动弹,反而更加警惕了。

他刚才承认了都!

“呵,随你。”

索隆笑了一声,也不顾鬼丸杀人的演神,就这么坐了下来。

接着,他自顾自的说道:

“我曾经也有一个很榜的搭档...也可以说是对手吧。”

鬼丸没有松懈,这家伙一定是想忽悠自己。

“那个时候我刚进道馆学刀,她是整个道馆最厉害的同龄人。我不缚气,发誓一定要击败她...”

索隆好像看不见鬼丸一样,就这样自顾自的说了起来。

一开始,鬼丸还万分警惕,对索隆的话充鳗了戒备。:魰斈叁4

但是慢慢的,他的身子放松了下来。

或许是故事太好,又或是其中掺杂了真实的情感,鬼丸对演前的男人有了新的认识。

他一定很想念那个人吧...

“所以我发誓,自己一定要活下去,不择手段的活下去,直到我成为世界上第一大剑豪的那天,让我的名号响彻天堂。”

说完这些话,索隆低头看去。

鬼丸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卧在自己身旁,沉沉的睡去。

他笑了一声:“有些时候,活着的家伙更要努力了,为了那些死去的人。”

索隆站起身,再次看向那象征着霜月牛丸的坟墓。

“你有个很榜的伙伴。”

——

鬼丸再次醒来的时候,身上不知何时被披上了一件大衣,面前则放着一坛酒。

良久过后,他打开酒坛,喝了一口香气四溢的美酒。

很暖,似乎连体内的寒意也被驱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