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谁让你用怨力养邪神了?!第 1 章

[第12384次……滋滋……复失败……]

[第……滋……次灵魂修复尝试中……滋……灵魂修复失……滋滋……]

[成功!]

-

灰暗的太阳与阴沉沉的天空压在杂乱的废墟上,给整个世界蒙上一层寒意。

一个躺在断墙下死去多时的女人突然恢复了心跳,可她那两个好队友早已带着她的物资背包走远了。

女人猛然睁开眼睛,大口呼吸着。

破碎镜面中映着模糊的人影,只能勉强看清是个寸头女人,穿着破烂的衣服。

——朝曦。

女人只记得自己的名字,其他什么也想不起来了。

这是什么地方?

【恭喜宿主重生成功,我是您居家旅行出门放火的最佳伙伴——18r卡游戏系统,请您以最热烈的掌声欢呼我的到来~!】

一道自称是系统的声音,欢天喜地絮絮叨叨地讲起话来。

【……宿主?】

【在吗宿主?】

【哈喽宿主?我知道你能听得见,你能不能理我一下啊,一个人唱独角戏很难过的,呜呜呜。】

朝曦还没来得及仔细观察周遭的世界,意识就被拉进黑暗中。

一串‘卡游戏系统’的金黄色糙字体,格外兴奋地扭动着。

它在兴奋什么?

【你半天不理我,我只能把你拉入意识空间了。】

字体咳咳两声,抑扬顿挫道:【请让我隆重地再次介绍一下我自己——我是——】

“出门放火系统。”朝曦平铺直叙道。

【不是!!】

系统嚎叫道:【我是被万千民众所喜爱的——18r卡系统,是无数宅男梦寐以求的快乐游戏!】

【跟哥绑定后,还送新手十连必出典藏级ssr卡。只要你卡,养卡,就能取卡牌的能力,就能在这个世界所向披靡,一路走向人生巅峰!】

【听懂掌声!——啪啪啪啪啪!】

说完,字体站在不知打哪变出来的舞台上,扭动着跳起舞来。

旁边还有礼花彩带,和系统给自己配的掌声。

朝曦面无表情地抬手鼓掌,敷衍地说:“啊,好厉害啊。”

系统猛得凑近,贴到朝曦的眼前,巨大的金色字体如同血盆大口般,笼罩在朝曦身上。

它阴恻恻道:【你在敷衍我吗?我的宿主?】

金灿灿的字体上隐隐有浓稠的红色液体在涌动。

朝曦抬手了字体本身,用不带感情的声音说:“嗯,别闹。没敷衍你。我只是需要一点考虑的时间。”

莫名的失忆,热情的系统,奇怪的世界,在这样的情况下,还是不要轻易与陌生的东西定下契约的好。

谁知道这诡异的东西是好是坏。

金色的字体委屈地拧巴在一起,半天才哼唧出声。

【还考虑什么啊?我有哪里不好让你犹豫了,我改还不成嘛。宿主~绑定人家嘛~】

“等会儿。”

朝曦面无表情地点点头,说:“我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,你不要吵我。”

系统抗议:【不行!你还没和我绑定呢!喂!没有我你在这个世界寸步难行!!宿主!别走啊宿主!!】

朝曦没理会系统,直接脱离意识世界,重新睁开眼睛。

她第一次做脱离意识空间的行为,却熟练到一个念头就能完成。

看来以前没少做。

朝曦靠坐在墙角下,长长松了口气。

终于能离开意识空间了,那个系统看着真诡异。

她低下头,发现身体周围散落着鲜红的鲜血,都是从腰部伤口里流出去的。

按照地上的血迹判断,这么大的出血量,正常人早就死了。可她还活着。

周围的环境也没好到哪里去,遍地的血迹和被各种手段毁坏的建筑。

朝曦察觉到腰间的伤口在飞速愈合,光秃秃的脑袋长起了头发。

而在朝曦看不到的地方,她浑身骨骼正在发生缓慢的改变。

仅仅片刻的功夫,她从一个外貌平凡的寸头女人,变成了神情冷冽长发及腰的样子。

除了身上的破烂衣服,再寻不到旧主的存在。

朝曦站起来往外走,时不时能遇到背着背包,一身战斗痕迹的人正在往某个方向走。

她为什么没有背包?

朝曦摇摇头,没往深想。

那些人前进的方向上有一股怪味飘过来。

不清楚是什么感觉,但直觉告诉朝曦,不要过去。

朝曦立即往反方向走,这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。

他们用后怕、可怜又庆幸的目光看向朝曦,然后加快脚步。

好像是在说‘又有个傻子去送死了’,又或者是‘感谢勇敢者的奉献,兄弟先逃一步‘。

从旁走过的人中,有一个人身上混着汗馊味和酒臭味,活像个生物炸弹,瞬间盖住了空气中那股难闻味道。

朝曦屏住呼吸,没理会任何人,相信自己的直觉一直往前走。

直到远离了那些人,才恢复呼吸。

这时空气中的难闻气味已经淡了不少。

朝曦穿过几间破损的屋子,最后走一个房门墙壁还算完好的房间暂时休息。

小腰传来阵阵酸麻感,身体一阵空虚,并没有恢复的迹象。

她了光滑的腰和及腰的长发……原来不会一直恢复么。

那这种恢复力出现的条件是什么?

脑内的系统突然说:

【宿主啊,这个世界很危险的,只有和我绑定才能拳打诡异脚踩神明走向人生巅峰!】

“诡异?”朝曦微微皱眉,没有继续敷衍系统,“是什么?”

系统哼唧了声,傲娇道:【你和我绑定我就告诉你。不仅帮你答疑解惑,赠送世界观科普和新手卡10连,简直不要太赚。】

朝曦听完系统的话,说:“那再等会儿吧。”

系统满头问号道:【喂,我可是系统,是好多人求爷爷告都得不来的金手指,你给我说让我等会儿??你懂不懂我的含金量啊喂!(#`O′)】

“别讲话了。”

朝曦在脑海中对系统说:“安静些,有声音。”

系统瞬间安静下来。

一个小男孩扒开堵在房间角落缝隙里的石块,钻了进来。

小孩?

来得正好,朝曦正愁没有向导领路,帮助她去认识这个陌生的世界。

小男孩先是左顾右盼一番,然后看到了靠坐在门边的朝曦。

他惊讶道:“哎?!这里……怎么还有个人?”

朝曦看着小男孩,扯开嘴角露出不熟练的笑容。

小男孩倒是自来熟,挪到朝曦面前,和她并排坐下。

“姐姐也是子饿了,从规划区里跑出来找吃的吗?”

规划区?

朝曦看向小男孩,顺着他的话往下说。

“你饿了?”

小男孩点点头,小手在瘪瘪的子上了,说:“福利院阿姨发的东西,贤贤吃不饱,只能出来看看能不能捡到些别人不要的面包罐头吃。”

“嗯。”

朝曦微微颔首。

贤贤突然问:“姐姐……你是守护者吗?”

守护者又是什么?

朝曦神情不变,用模棱两可的态度含混了过去。

贤贤看了朝曦一眼,小声说:“我也不是故意要给守护者们添麻烦的……我只是太饿了……我知道外面的邪祟多,很危险。”

朝曦语气平静,继续演戏道:“你也知道外面有诡异?”

贤贤低下头,一副被长辈抓现行的心虚表情。

他撇了撇嘴巴,说:“我知道诡异是会吃人的怪物。有些诡异还特别喜欢把人类的喉管隔开喝血……”

他说着说着,下意识吞咽起口,伸出舌头舔了舔嘴。

朝曦平静地看着贤贤。

他抓着朝曦的手腕摇了摇,说:“姐姐,不要把我跑出来的事情,告诉其他守护者哥哥姐姐,好不好嘛,我知道你有联络器……贤贤不想挨骂。”

朝曦出手腕,说:“不告诉别人可以,我能有什么好处?”

贤贤鼓起腮帮子,道:“我,我会听姐姐的话……呃,我的宝贝也都可以分给姐姐!还有……”

朝曦察觉到空气中的怪味越来越浓,里面还混杂着她之前闻到过的汗臭馊酒味。

这股味道钻进鼻腔,把气管刮得生疼。

朝曦皱皱眉,有种不详的预感,打算离开这里。

突然,贤贤歪了歪脑袋。

他抬手房间门,说:“姐姐……外面好像……有东西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