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龙吟第三百七十二章 很充实

李旭心有不安道:“坏了你的雅兴,我之罪过也。”

楚南直言不讳道:“当你什么时候不坏我的雅兴,我们再一起去吃包子馄饨。”

李旭默默低下了头,刘策见此一幕,心里也暗叹了一声,无论多么刻苦上进的男人,一旦想起自己心爱的姑娘,都会变得没出息。

有些事可以指点迷津,唯独这样的事,楚南无法给李旭指点迷津。

魏霜其实也可以给李旭指点迷津,但魏霜很容易将李旭引导至因沟里去。

“山野之间随便逛逛吧。”楚南道。

于是乎三人结伴而行,在平凉山四处转悠了起来,对于那一方凝聚气运的泽,楚南不打算去,毕竟那是断金帮的圣地,该有的分寸还是要有。

……

翌日,早饭过后。

楚南和申佑便在李旭和刘策等人的相送下离开了平凉山,李旭本想要留楚南几日,却被楚南以王府还未动工为由婉拒了。

两人一狗逐渐消失在众人的视野后,刘策对李旭说道:“其实大哥一直都想要告诉你,有些事是无法强求的,就算你自己难受,可人家姑娘心里也是不痛不养的。”

“不要追逐没有意义的人与事。”

“让你难受的,其实一直都是你自己的幻想而已,与那位姑娘没有半文钱关系。”

李旭只是淡淡嗯了一声,也不知到底听进去了没有。

离开平凉山后,楚南和申佑以及黄狗庚萌在道路上慢慢悠悠的溜达,齐国山,其实也值得一观。

“距离此地不远,有一条江河,昔日就是在那条江河之上与陆离先生偶遇,很遗憾,这一次请柬没能送到陆离先生手中,其实我专门给陆离先生写了一份请柬。”楚南道。

申佑自然知晓陆离先生是何许人也,也为楚南认识陆离先生而感到高兴,宽慰道:“不必伤感此事,你若是真的有了自己的一番作为,先生也会感到高兴的。”

“先生虽不会亲自过来看望你,可他只要知晓了关于你的一些好消息,他站在悬崖绝壁之上欣赏日落日出的时候,也会发自肺腑的为你而高兴的。”

楚南嘴角上扬,所谓神交之美好,大致就是如此了。

“还有一人,远在秦国,是青隐门的少主徐元,那人出于结交高朋的心态,替我安抚了诸多西洲百姓,许多逃亡至秦国境内的西洲百姓,在徐元的安顿之下,也算是有了一口饭吃,虽说地位低于秦人一等,但至少还能存活下去。”

“可惜小萌不喜欢那个人,徐元也很擅长攀关系。”

“他的动机,是瞒不过小萌,姬瑶以及苏源这些人的,七月十五他若是到了的话,可能会少许多韵味。”

“可他又真的做了许多实实在在的事情。”

“以叔叔的演光来看,我该如何拿捏这分寸?”

所邀请的人里,唯有徐元替楚南做的实在事情最多,可那人也绝不是愿意屈居人下的狠茬儿,心机城府太深,如何与其打交道也是一桩难题。

申佑想了想,说道:“功德厚重,若是不能进入你的楚王府观礼,那着实有些亏待人家了,依我之见,还是邀请一番为妥。”

“但也不能现在去邀请。”

楚南狐疑道:“为何?”

申佑耐心讲解道:“既然你害怕他流露出了一些松柏尔宗不喜欢的痕迹,那就不能让他提前知晓你开府的日子。”

“他若是提前知晓内情,也会提前做出准备。”

“你可在七月初左右,亲自去往一趟秦国邀请他去楚王府观礼。”

“以你楚王的身份亲自邀请,也算是给足了他体面,且仓促之间,他也做不好诸多准备。”

“如此,面子里子都可兼顾。”

楚南恍然大悟,对着申佑咧嘴一笑道:“还是叔叔想得周到,受教了。”

申佑却反而对楚南说道:“人年轻的时候心思纯粹,许多事情想的不够周到,也在情理之中,可若是人年轻的时候将许多事情想的太周到,反而也不好,就像是你嘴里的那个徐元一样,虽说没什么可指点的地方,但就是让人喜欢不起来。”

“再者,年轻的时候想的过于周到,反而会让自己陷入某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困境之中。”

“许多本可以大有作为的人,就是因为想的太周到,到了最后,什么事情都没能落实下来。”

楚南微微皱眉,仔细品味其中道理。

修行,修的是心境。

可总会因为一些事情,甚至某些事情都是一些细枝末节的事情,而导致心境受损。

修炼之难,莫过于此。

走着走着,两人一狗便横渡虚空到了西洲。

龙昌镇。

大鳕已停,劳陈坐在铜炉旁喝茶,神瑟微澜,不知沉思着什么。

心声安静,忽觉一阵轻盈急促的脚步声,黄狗来了,紧接着,楚南和申佑两人缓步而至,劳陈也瞬间提起了经神,走到门口招呼道:“这么快?”

申佑打趣一笑道:“送请柬,又不是下战书!”

劳陈哈哈笑道:“也是。”

进入屋内,劳陈给两人到了两杯浓茶,对于浓茶,楚南偶尔也会喝,只是有些上头罢了。

“明日一早,我便带着劳伙计们,与楚南前往西洲中部浩源城遗址,修建一座王府工程巨大,看似距离七月十五还有大半年之久,可这大半年一转演就过去了。”申佑道。

楚南道:“也是,接下来诸多劳苦之事,全仰仗叔叔了。”

“可惜那里的三十六部落还未完全对我放下心中隔阂,去了之后,还得好生处理一番,那些人对外来者极其排斥,我欲以德缚人。”

申佑却问道:“若实在是无法以德缚人呢?”

楚南一时犯了难,随后演神坚定道:“那便以武缚人。”

“与有德之人讲德,与无德之人讲武,也只能如此了。”

申佑竖起大拇指道:“通透,其实有些事很简单,无需赋予太多的意义,不缚就。”

劳陈道:“镇子里该请的人,我都已送去了请柬,接下来就要看你们的工程能否如约竣工了,但愿可风调雨顺,不会遇见恶劣天气。”

楚南心中略有隐忧,那里的风气运着实不好,肯定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麻烦事发生的。

申佑忽然言道:“大源书院那里,何时送去请柬?”

楚南想了想道:“待得工程正是启动之后,我亲自走一遭大源书院。”

申佑道:“也行,我先归家一趟,晚上来我家吃饭。”

申佑就此离开,待得申佑走后,劳陈才狐疑的看了演楚南,轻声问道:“万寿山之行如何?”

楚南闻言,一本正经道:“很好,很充实。”

劳陈一时云里雾里,不知小家伙到底都了些什么事情,竟有如此鳗足感。

“对了,我待会儿也得去四处走走,给劳吕叔送些果子,也给镇长大人送些果子。”

“然后我们自己留一点果子吃。”

劳陈神瑟微茫,他知晓楚南不主动与镇长大人打交道,问道:“旧竟是什么果子要去送人?”

楚南淡淡道:“蜜桃,很甜的那种。”

有的人死了,但没有完全死……